一根深陷在二次元的草

灣家人
凹凸沒啥主食,不雷都吃
強風主灰走,一樣不雷都吃
這裡大多都是動畫坑的子博,主博都是全職
關注隨意

【灰走】感冒

来自噗浪一个太太的图

已交往设定

 

 

  平日里阿走都是第一个从竹青庄走出来拉筋的,这天却意外地没看见他,大家都觉得阿走可能是偶尔的赖个床,并没有很在意他的晚到。第一个注意到阿走出现的是神童,他笑着与阿走打招呼,阿走反应慢了几拍才向他道早,状况看上去稍微差了点,兴许是因为王子晚上踩着跑步机的缘故,导致阿走没睡好,他想回头可以推荐点睡眠相关的给阿走。

  拉完筋后,阿走跨出步伐的瞬间,眼前忽然的一片黑,一双有力的手揽住他的腰,避免他跌倒,凭借着那双手的力量站稳身子,才发现是灰二。

  「还好吗?」

  「还好……!」阿走瞪大眼摀住自己的嘴,早上醒来时,只觉得头很沉重,嗓子很干,可是没想过他是沙哑了。

  灰二伸手覆上阿走的额头,让灰二倒吸一口气,阿走整个人烫得不象话,灰二皱着眉头想拉着阿走回去休息,阿走挣脱开灰二的手,说自己没事执意要跟着大伙们训练。

  灰二带着微怒地语气说:「阿走你已经发烧了!」

  「只要活动一下就会好了!」

  两人僵持着在原地,谁也不愿退一步,灰二长叹了口气,转过头拜托尼古带队,阿走见灰二这样的举动,想着往旁稍微移动一些,脱离灰二阻拦他的范围,便能跟上队伍,没料到灰二直接跟着他移动,阿走赌气似的径自地走回屋内,后头的灰二无奈地摇摇头。

  悄悄的打开阿走的房门看了一眼后,便轻轻地关上离去,虽然他背对着房门盘腿坐着生闷气,但还是乖乖地穿上他给的棉袄。

  等竹青庄的大家回来后,灰二就端着白粥跟他的早饭进阿走的房间,随后103房传来了一些声响,城家兄弟好奇探头看向103房,没一会被阿雪给喊回去。

 

 

 

  进房间后,发现阿走已经躺着休息了,将早饭先放在木桌上后,折回房门准备开门时,阿走摇晃的爬起身往灰二走去,听见掀被子的声音,转头查看阿走的状况,阿走没踩稳步伐而向灰二扑去,来不急反应的灰二,下意识地接住阿走,却因重心不稳两人双双跌倒。

  「阿走有没有怎样?」

  阿走赶紧的从他身上爬起来,摇摇头表示没事,抚上灰二的膝盖,低头有些自责地盯着,灰二轻揉他的头。

  「我没事,不生气的话,先吃点白粥。」

  阿走张嘴想回应,又想到自己沙哑,只好点点头,原以为灰二不会发现他在生闷气,他撇嘴埋怨似的看向灰二,对方像是没看见似的,拍拍一旁的位置要他做过去,两人静静地吃着早饭。

  「感冒了就多休息,好了之后再去跑步也不急。」

  将窗帘拉上后,他就将餐盘都端走了,门轻轻地关上,此时一双从一旁抓住他手上的餐盘。

  「灰二这个交给我。」

  待对方拿稳后,灰二就放手,笑着道:「阿雪谢谢。」

  「还有……」阿雪从裤子口袋中掏出一包口罩,将此递给灰二「口罩戴着,避免被传染。」

  「好,等等要再进去会戴上的。」

  阿雪耸耸肩没说什么端着餐盘往厨房走去,灰二则是回房间拿了毛巾跟一个脸盆去厕所装水,轻手轻脚的走进房间,放下脸盆将毛巾过水拧干,轻轻地覆盖在阿走的额头上,紧皱的眉头稍稍的松开些。这样的动作持续了好几轮后,灰二也感到疲惫,索性就趴下稍作休息。

 

 

 

  迷迷糊糊之间感受到一股凉意,令阿走觉得没那般燥热,再次陷入睡眠之中。睁眼时依然觉得身体不舒服,注意到额头上的毛巾,将此拿下后,往一旁的看去,只见灰二趴着睡着了,想为他披上放在一旁的棉袄,不知道是起身的动静太大,还是灰二刚好清醒,两人对上视线的瞬间,阿走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情,灰二勾起嘴角浅笑着。

  「啊啊!都下午了,阿走你饿了吗?」

  本想摇头表示不饿的,只可惜肚子不争气的叫出咕噜声,让他更加不好意思地低下头,灰二噗哧的一声笑出声,在灰二起身轻轻地拉住灰二的衣角。

  「怎么了?」

  阿走一脸欲言又止的样子,抿起了嘴,最终还是决定放开他的衣角,灰二也没多说什么,只是让他稍微等等。等了一会的时间,阿走缓慢地起身,踩着虚乏的步伐往厨房移动,才刚踏进厨房,灰二像是背后长了双眼睛似的叫住他,让他吓了跳。

  灰二关火后,快步地走到阿走的面前,拉着他到饭桌前坐下,将锅子里的粥盛出来端到阿走的面前。

  「这次加了一点鱼肉进去。」

  灰二哥是不是发现我不喜欢吃白粥,才多费了点功夫加鱼肉……阿走在碗中搅拌好几次粥,一方面是想让粥凉一点,另一方面是因为生病的缘故,总让他觉得麻烦灰二许多事似。

  灰二似乎看透了阿走的想法,淡淡地开口:「营养还是要均衡的,不能只光吃白粥。」

  吃饱喝足后,灰二便帮阿走量体温,好在经过这么长时间的休息,阿走的烧都退了,只是阿走怕会将感冒传给竹青庄的其他人,向灰二要了个口罩,灰二掏出方才放在棉袄中的口罩递给阿走。

  「谢谢……」

  「没什么好谢的,傻瓜。」

  灰二轻刮了一下阿走的鼻子,牵着阿走回房,看着他睡着后,才回自己的房间去。到了晚饭时间,灰二没想着要叫阿走起来吃饭,等他睡醒了再吃也不迟,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,坐在房间看书的灰二,听见对面传来的咳嗽声,立刻阖上书本走到厨房装水,打开门的时,印入眼帘的是缩成一团的走,忍不住笑了,走近轻拍阿走。

  「阿走起来喝个水。」

  阿走摇摇头不愿意喝水,灰二叹了口气也不勉强他,只是帮他盖好被子,将水放于木桌上后,坐在一旁陪着阿走,原本他是想离开的,但是余光瞥见阿走看他起身放水时,一脸失落的样子,怎么也忍不下心离开。

  「睡吧,晚点再叫你起来吃饭、吃药。」

  他没做任何回应,而是伸手牵住灰二的手,等到对方回握住自己的手后,才闭上眼进入梦乡之中。灰二被阿走牵住手的时候,心里其实有一丝的惊讶,也没有感到意外,只是他没想到阿走会比平日更加的缺乏安全感,了然的握紧他的手。

 

 

 

  不知过了多久阿走睡醒了,睁开眼盯着天花板看了许久,微微的偏了头,只见灰二撑着头睡着了,外头的月光照落在灰二身上,显得十分好看又适合他,仔细一看才注意到他微皱起的眉头,让阿走有些不舍,撑起身子伸手抚平灰二的眉头,却也将灰二给吵醒了。

  阿走混乱的开口:「对不起……」

  「吃点东西?」

  阿走想了一下摇头说:「直接吃药。」

  「那你等我一下,我回房间拿。」

  阿走松开了手,看着灰二离开房间,没一会的速度,灰二带着感冒药回来,还让阿走伸手出来,阿走不明所以的偏了头,但还是乖乖地伸出手来,灰二放了一颗糖果在他手上。

  「啊?」灰二哥还当我是小孩吗?

  「药还是会苦的,吃点糖解苦。」

  他点点头乖乖地吃下药丸,舌尖碰到药丸时,真如灰二所说会苦,吞下后拆开糖果含入嘴里,甜味散开在嘴里,感觉不到一丝苦味。整日昏睡的缘故,现在的他并不困,戴着口罩靠在灰二的肩上,看着他一页又一页的翻著书,突然的阖上书本,阿走赶紧的坐直身体,微转头投以不解目光看着他,怎么也没想到灰二会凑过来,并且拨开他的刘海,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一吻,接着放大数倍的脸在眼前,隔了几秒的时间,才反应过来隔着口罩被灰二给亲了。

  拉下口罩时,阿走快速的将嘴给摀住,灰二轻笑了一会,只是轻声地说只亲脸颊后,他便放下手,灰二也确实只在他的脸颊上亲吻,拉起阿走的口罩,恶作剧的心忽然作祟,稍稍的拉远点放手,啪的一声弹到阿走的脸上,随后接收到阿走埋怨的目光。 

  「时间不早了,该睡了。」脱下棉袄后开口:「今晚我跟你一起睡。」

  「不行!会传染的!」

  没理会阿走的话,强制熄灯休息,阿走实在是没办法反驳,妥协的跟灰二躺在一块睡,夜里的迷糊的清醒来,看了一眼身旁的灰二,满足地闭上眼,到梦中与灰二奔跑。

  直到他病好为止都都是这般的相处模式,偶尔还会差枪走火,但因为阿走感冒的关系,常常只是点到为止。在他病好之后,不免的被城家兄弟们笑了一番,而灰二后来也感冒又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 

 

FIN


小剧场:

 

  灰二感冒后把门反锁起,怎么样也不让阿走进去,徒留着阿走一人站在门外,听到走廊的动静停下后,尼古跟阿雪两人各自从自己的房间探头出来,见阿走站在外头,总觉得阿走就像是大型犬似的,委屈的耳朵、尾巴都垂下来了,阿雪没忍住的偷拍了一张照片,传给灰二看。

  碍于灰二毫无回应的关系,阿走直接就地坐在101房门旁,等灰二一出来他就钻进去,不知道是看到阿雪给的照片,还是他的想法传达到了,灰二开门让他进来,前提是要戴着口罩才能进去,他用力的点头说声知道,快速地戴上口罩,将袋子里的果冻给灰二,灰二有些哭笑不得的轻摸他的头。


评论 ( 2 )
热度 ( 56 )

© 一根深陷在二次元的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