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根深陷在凹凸的草

灣家人
主食瑞金雷卡
一個子博,主博都是全職

【雷瑞】你的答覆呢?

双向暗恋,校园


白情人节是个回送礼物的日子,班上的许多人都收回礼,在这吵杂的教室里,唯独坐在角落的那人,还安静着预习接下来的课程,他将阖上课本,发呆似的望着窗外的天,像是想到什么似的,垂下眼帘叹了口气,后而又否定了方才的思想,他是不可能会做这样的事,再说比起送的东西,他更喜欢他亲手抢过来的,即使他了解他的想法,可他还不确定他是否喜欢他。

放学时刻,格瑞将书包收拾好准备离开时,瞥见教室后的时钟上的时间,决定再多留一会,反正他也快下课了,顺便把老师交代的作业做完。

此时正在上最后一堂课的雷狮,百般无聊的转着笔,他已经有学校了,对于这枯燥的课程,他一点都不感兴趣,他更想知道现在的格瑞在做什么,也许回家了,也许去打工了,无论哪个都有可能,但是他想他不会不知道今天是一个什么样的节日,又想起情人节他也没有做出什么表示,喜欢着他的心,他一直都藏得很好,他大概什么都不会知道的,勾起嘴角淡笑摇头,怕是拿不到什么礼物了。

尽管雷狮这么想,他还是想赌一把,就看他是不是真的不知道,一下课推掉兄弟们的邀约,快步走到他所在的教室,在教室门外瞧着他看,里头的人丝毫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,从抽屉里拿出一封信看了一眼又放回去,雷狮看也知道肯定不是普通的信,心里却有点不是滋味,眼前这人是他看中的,他不许任何人从他手里抢走。

"唷!高材生这是在等我吗?"虽然不太开心,他还是调整成平日的样子。

格瑞撇了一眼靠在门边的雷狮,淡淡地说:"没有。"

"好吧!"雷狮耸耸肩,走到格瑞旁边的位置拉椅子坐下,撑着头笑着开口:"刚看的那什么?给我的情书吗?"

格瑞愣了一下,他没想到雷狮看到了,总觉得雷狮跟平常一样,老是说着这些不正经的话语,开口否认并起身准备把这信给扔了,雷狮抓住格瑞的手,格瑞不解地看向他。

"在怎么样也是人家的一番心意,不看看吗?"

"不看。"

雷狮伸手将格瑞手上的情书抽走,起身就跑到前面的讲桌前,避免格瑞上前来抢,他拆开情书的那霎那间,格瑞的脸上难得露出了一丝慌乱,雷狮在看见自己的名字的瞬间,放下心中的大石头,他想他刚是白吃醋,调整好情绪,玩味似的盯着眼前人一会。

"就没什么想对本人说的吗?"

格瑞闭上眼轻叹口气,他知道雷狮是同意了,现在是要自己的一个答覆,伸手扯着雷狮的领带往自己的放向,凑上前在雷的唇上落下一吻,松开他的领带,撇开头不看雷狮。

"答覆。"


FIN



感谢喜欢,部分句子感谢亲友愿意提供给我用QQ

其实我今天没有要写的,看到亲友回我那种起哄的留言,决定摸个段子,有点短哈

希望不嫌弃(笔芯


一个湾家CWT场次的认亲卡兼贺年卡

小柠檬都是私设,因为我在出来前就画了,后来也没改掉TAT

谢谢喜欢 <3


[凹凸/瑞金] 

这是情人节的东西,然而我昨天画完忘记发

一张傻呼呼的图,2P只是一个格瑞内心活动而已(住口

很多地方可能都不太好,但是我真的是抱着爱他们俩的心去画的THT

感谢喜欢ˊ艸ˋ

[瑞金]生病

业务格X美编金


一连下了好几天的雨,难得有个好天气,金他久违的休假,预定好要跟姊姊一同出游,只是没想到他出发前一晚,竟然发烧感冒了,一下子让他期待的假期全泡汤了,病恹恹的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,他可是好久没出去玩了。

"金,没关系的,下次还有机会的。"秋端着刚煮好的粥走进来看着金说。

金坐起身子不开心的说:"可是好不容易能跟姊姊同时休假......"

"等你好了,想去哪里,我都会陪你去的。"秋把粥放在一旁的床头柜上,摸摸金的头温柔地开口说:"说不定你好好休息,明天病全都好了呢!"

金虽然不太喜欢粥,但是姊姊煮给他的,总是该把这碗粥吃完,乖乖地吃完后,他便躺下睡觉了,睡梦之中他隐约听见了手机铃声响了,他想睁开双眼去看是谁打来的,可是眼皮太沉重了,还来不及张不开眼去确认,便又陷入了梦乡之中,直到傍晚时分才醒过来。

确实睡了一觉之后,感觉好很多,但是粥太容易饿了,他悄悄的出了房门,轻手轻脚的溜到厨房开冰箱,想看看里面有什么可以吃的,还没思考好能吃什么,冰箱就被秋给关起来了,金一脸无辜地凝视着秋,因为秋每次都会妥协,唯独这次没有,摇摇头说只能吃粥,金嘟起嘴皱眉去盛粥来吃。

"金,下午有人打给你喔!"

"啊?"金放下刚盛好的粥,呆呆的望着坐在客厅的秋,过了几秒后,跑到客厅翻包包找手机,手机并没有在背包里,赶紧跑回房间去找,看见手机在床头柜上,拿起来一看有两通未接来电,抓抓头从房间走出来,坐到秋旁边说。

"是格瑞打来的,应该不是公务......吧?"他记得他在休假前都把工作做完了,不至于会漏掉什么吧?难不成还有急件?

想归想,看看时钟上的时间,他想格瑞现在还在忙,也不好意思打电话给他,传了条讯息给他,没过多久电话就打来了,没想到格瑞居然有注意到他的在朋友圈发的动态,让他怪不好意思的,傻笑着回应对方的话。

"你这个业务对你挺有心的嘛!这整天就他给你打了电话。"

金回头替其他同事朋友抱个不平的说:"哪有!紫堂、凯莉、安哥他们都有给我唯信呢!"

"好好好,他们都有心,吃饱的话休息一会,等等再睡吧!"

金点点头应声好,回复了所有朋友的关心,在跟秋说一些公司里的趣事后,秋就赶着他上床休息,虽然不愿意这么早就休息,无奈他现在正感冒着,最需要的是好好休息,说也奇怪,这感冒来的快,去得也快,但他这休假也只剩下一天,秋知道金十分想出门去晃晃,毕竟这四天都拿来养病,再不出去就该要被闷坏了,喊着金跟他出去采买,金一听见秋这么说,他迅速的将衣服鞋子穿好跟着秋走。

他很久没跟秋一起买东西了,上次跟秋这样在大卖场逛,已经是半年前的事情了,他们俩人各忙各的工作,晚餐也鲜少一起吃,多半都是各自解决,最多就是周末偶尔可以吃个早餐或是午餐,毕竟秋还有一些事还得要周末去加班弄,这次生病他对自己又气又无奈,但是秋答应他下次一定会跟他同时休假的,不用太过难过。

那晚金开心的吃着秋做的晚餐,想到明天进公司又得面对那堆案子,这心情一下就高兴不起来了,每次最难的东西都是他在用,而且客户都很讨厌,总是改来改去的,要不是有格瑞在,他觉得自己迟早会被客户给弄到做不出东西来。


隔天金进了公司,看到桌上那迭的文件,想死的心都有了,他才不过休了三天的假而已,怎么东西就这么多,金叹口气的把包包放好,开始看那些是急件,那些可以晚点弄。

"唉!金你知道格瑞因为你不在加上又感冒,工作一直心不在焉的吗?"坐在隔壁的凯莉椅子滑过来笑着跟金说。

"金,你还好吗,这几天格瑞蛮担心你的。"紫堂从对面递了几种感冒药跟口罩给他备用着。

安莉洁走进把单子递给金,并开口说:"金,我昨天为你祷告,祈求你的身体早日康复。"

金接过单子,对着大家比了个赞说:"嘿嘿!谢谢你们的关心啊!我没事的!病都好了呢!"

工作到将近中午时段,金本来想说把工作告段落在出去买午餐时,眼前忽然出现一袋袋子,抬头一看是格瑞,立刻放下手上的笔,接过对方给他买的午餐,满心欢喜地打开饭盒时,发现竟然是碗瘦肉粥,脸马上跨了下来,他也想吃点别的,格瑞拉了张椅子坐在他旁边,并打开他的便当,金看到他的便当,忍不住皱起眉头,随后笑着往格瑞那边挪。

"格瑞,我能不能……"

"不能。"

金话还没说完,就被对方给打断,气呼呼的吃起他的粥,明明都好了,怎么还是给他吃粥呢?正当他这么想时,对方揉揉他的头,夹了几口肉到他碗里。

"下不为例。"

"我就知道格瑞你對我最好了!"

金冲着格瑞嘿嘿的笑了两声,大口大口的吃起来,格瑞勾起嘴角淡淡的笑了,两人有一个说一听的度过午餐时间。



FIN

感謝喜歡

這個大概會有系列文吧........這篇主要是想寫格瑞關心金這樣吧

然後目前是格瑞喜歡金,但是本人並不知道,挖了坑就是要填嘛OvO


一个瑞金的狮语者

"格瑞、格瑞陪我玩!"

狮语者格瑞跟幼狮金(大概看起来不像就是了

画了好几次的动物的头,最终还是失败了

之后有空补上文O<<


P2的金,原本是要画Q版的,一个手滑画成小孩子,捧着星星去找姐姐跟格瑞


凹凸涂鸦

1P瑞金睡觉

2P-5P都是单人图,安莉洁、金、格瑞生贺图

6P嘉宝

"那天神从神坛跌落"

一直在想如果嘉宝从第一名的位置被拉下,他是会什么样的表情、什么样的心情,不过想想嘉宝应该是不会一蹶不振,会很快的又爬回他的宝座上


如果觉得有点飘忽不定,是因为有些不是同个月画出来的O<<

【凹凸/瑞金】魔法

【凹凸/瑞金】魔法
私设双暗恋<
第一次参加  @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 


从他参加凹凸大赛到现在,能碰到格瑞的机会少之又少,每当自己出事的时候,格瑞总是会出现在他身旁,保护他不受伤,确认自己没事后,人就离开了,这次的他也这样。

"格瑞!你总是不让我跟你走!"金生气的说着。

"......我去的地方很危险。"

金手插腰不开心的说:"格瑞我现在也是很强的!我也能保护你的!"

格瑞叹口气没说话,他永远都没办法说服这个人,谁让他就是这么喜欢他,格瑞扛起他的烈斩转身就走人,金见格瑞默许让他跟着,快步地跟上他的脚步。

确实格瑞去的地方都很危险,可是这路上所出现的怪物,都被格瑞一刀斩死,让本来想帮格瑞忙的金有些气馁,他打定主意要让格瑞对他刮目相看的,这下什么也没做到,到头来还是让他保护自己。

对于金的这些小情绪,格瑞全都尽收于眼底,他知道金想要帮他,这里不适合让他出手,到不如让自己保护他会更好。

直到一只爆走的怪物冲过来,格瑞一把的推开金,用烈斩顶着怪物,让他赶紧离开,怎么也没想到这个人怎么样不愿意离开,非要留下来,刚刚一个分神没注意到怪物的尾巴扫了过来,来不急闪避的格瑞被尾巴给扫出去,怪物朝着金的方向冲了过去。

"金小心!"

"矢量坚盾!"

即使他及时做出反应,硬生生的往后退了好几步才坚持住,但以他的力量还是不足以跟这只怪物对抗,想要攻击又必须防守住,他想了又想,实在是想不到方法。

"金退开!"

听见格瑞的声音,他依言照做,立刻退开那边,下一秒格瑞就出手将怪物给斩成两半,见没事了之后,金小跑步到格瑞身边,发现格瑞手臂有个擦伤,金正准备开口时,格瑞就先开口说话。

"我没事,只是小擦伤而已。"

金盯着伤口担心的说:"可是......不好好处理会更糟的。"接着抬起头开口说:"至少包扎一下吧?"

格瑞点点头同意金的话,金立刻拉着格瑞的手到树边让他坐下,自己则是坐在他身旁,从裤子口袋掏出药水跟绷带,打开药水滴几滴在格瑞的伤口上,轻轻地抹开,但即使金的动作很轻,药水的刺痛感还是让格瑞稍微皱了一下眉头,金咬咬下唇双手覆在上格瑞的伤口上。

"痛痛都飞走!"说完这句话后,抬头看着格瑞说:"以前受伤的时候,姊姊都是这样说,就像魔法似的都不痛了。"

格瑞勾起淡淡的笑容说:"嗯,不痛了。"

"嗯!"朝着格瑞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后,双手便继续帮格瑞包扎起伤口。

格瑞站起身望向不远处说:"走了,这么很危险,早点离开这里。"

金拍拍身上的尘土,小跑的跟上格瑞的脚步,走了一段路后,金伸手跩着格瑞的衣角。

"格瑞你相信魔法吗?"格瑞没回答,他知道金还没说完,接着他又开口说:"我是相信的,因为我总觉得我好像中了一个魔法,越来越喜欢格瑞......"

说完的同时,松开了格瑞的衣角,并停下了脚步,格瑞转头看着他叹了口气,转身朝着金伸出手。

"我喜欢你。"

原本低着头的金,听到格瑞这句话,不敢相信的抬头,漾开一个比平常更灿烂的笑容跑上前牵住格瑞的手。


如果你说越来越喜欢我,那我喜欢你的那天起,就中了这个魔法。

 


Fin

感谢喜欢
进瑞金以来第一次产粮(方
也不算第一次,之前都是画图的,文太久没写了,变得太生疏ˊ ˋ